服务热线:4008-888-888

公司动态

新生儿肠绞痛是由许多因素不协调所引起的

  面对目前家政服务业中存在的乱象,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制定清晰的行业标准。“好慷在家”预见了家政服务市场发展过程中的这一必然走向,率先提出“6区46项、108个”服务标准,推出完善的雇主、员工责任险,实现安全保障全覆盖,一举成为标准化家政服务的“开拓者”,为规范家政行业提供了大量可推广、可借鉴的“好慷经验”。

  8 月 29 日上午,中山大学 2018 级新生开始报到,在南校区东区 120 栋女生宿舍,有两个家政保洁人员在打扫宿舍,经过 3 个小时左右的清洁,整个宿舍里里外外焕然一新。

  新生儿常常会出现夜啼症状,这让很多妈妈感到束手无策,不知道什么原因引起的。其实新生儿夜啼除了肚子饿、尿布湿、对气温冷热的不适应外,最常见的病因就是“肠绞痛”。严格来说,它并不是一个病名,而是一种“征候群”。虽然名为“肠绞痛”,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存在。新生儿肠绞痛是由许多因素不协调所引起的,常发生在三个月以内的婴儿身上,不过约有10%的婴儿发病期会延长至4~5个月以上。婴儿长大之后,随着神经生理发育的逐渐成熟,肠绞痛的症状自然就会逐渐改善。

  如今,家政服务业正渐渐融入现代化经济体系中。如何更好地适应我国新时代发展,在其行驶的“快车道”上加快改革步伐、提质扩容,成为当下家政服务业发展的重点内容。8月21日,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举办的全国“家政培训提升行动”首站在福建省厦门市启动。此举是家政服务行业实行人才改革、提升服务质量的重要抓手,推动家政服务走向标准化、职业化、规范化发展道路。

  要发展好家政服务产业,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向外借鉴。好慷正是意识到这点,率先出资成立“好慷国际家学院”,向整个家政行业输送高质量人才。目前,好慷国际家学院已与菲律宾的伊莎贝尔学院、英国的诺兰德学院、日本的得斯清学院等世界顶级培训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,一方面引进系统的课程体系,另一方面把国内的人员送出去培训,培训人员回国后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,常常供不应求。

  原来,这两位家政是一位来自上海的妈妈请来的,这位妈妈报到前来过宿舍,发现灰尘很多,还有蟑螂,很难清理,便叫来了家政来清扫一下,虽然要花费将近 500 元,但是这位妈妈觉得很值得,一是因为家政本身很专业,清扫更干净,二是现在的孩子在家很少做家务,让他们去打扫卫生,于心不忍。

  在日华人林先生和妻子都在东京都内工作、生活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林先生表示:“在日本,‘双职工家庭’更不容易。日本公司工作时间长,一天工作之后两个人都很辛苦,拖着疲惫的身体干家务会降低对生活的满意度。为了给一家人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,从3年前开始就每周预约一次到两次家政服务。对于外国人提供家政服务没有抗拒感,相信她们通过学习能达到这个行业的服务水平和质量。”(李菲仪)

  每年的大学开学日,都会伴随着一些热烈的讨论,那就是 90 后甚至 00 后,能不能吃苦?要不要吃苦?是否要全家陪同?自己是否会亲自拿行李?床铺自己整理还是家长来?宿舍自己清扫还是让家长或者保洁来代理?

  针对这一现状,好慷在家确立了自营员工制,这也是其区别于其他家政公司的重要特点——所有保洁师一律由公司统一招聘、培训、考核、管理。新员工在入职前必须通过“三培训、两考核、一评估”,即所谓“321岗前培训”机制。只有全部完成理论培训、实操培训、跟单实训并通过考核,获得客户的满意评价才可单独上岗服务,真正做到“无培训、不上岗”,让一位位一线的家政服务工作者成为一张张行走的名片,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:走进千家万户。

  以培训教育推动行业持续进步,这是将来家政服务实现又好又快发展的重要抓手。好慷给家政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,家政人员从此不再是“年纪大、学历低、收入差”的代名词,而是国际化、高学历、高素质的专业家政工作者。

  对这些问题,有些人主张要尽量的利用和创造条件,让大学生通过吃苦得到锻炼,从而实现大学生活的独立;也有人认为,既然有更便利的条件,为何不充分利用,盲目的吃苦没有任何意义,人类的目标应该是解放自我,实现智能化。那么,你怎么看?

  当婴儿因肠绞痛发作而哭闹不安时,可将婴儿抱直,或让其俯卧在热水袋上,以缓解疼痛的症状。在肚子上涂抹薄荷等挥发物可促进肠子排气,或给予通便灌肠,有时也会有效。当然也可以给婴儿来一个抚触按摩,轻柔的在婴儿肚子上做抚触操,可以帮助婴儿排气通便,为了让抚触能够顺畅的进行下去,妈妈可以使用婴儿护肤山茶油进行按摩,在为婴儿排气的同时还可以滋养婴儿的肌肤,给婴儿舒畅的抚触体验。若是仍无法改善,或连续几个晚上都会发作,就必须找医生做详细检查。

  上海启动P2P网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 围绕是否设立资金池等10项内容展开

  四是家政服务职业化稳步推进。家政服务的旺盛需求,以及家政服务中的“月嫂”等工种的高收入,正在逐步改变社会对家政服务的认识。近年来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家政服务人员平均薪酬快速增长,2017年,一线城市月嫂、母婴护理等岗位的月薪已经超过8000元,比上年同期上涨1000元左右,一些职业技能较高的“金牌保姆”,月薪甚至已经超过了白领阶层。居家保姆的平均月薪也从上年的4000元左右上升到5000元,吸引一大批家政服务从业人员长期稳定就业,提升了家政服务行业的职业化程度。家政学列入《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(2012年)》以及《高等职业学校家政服务专业教学标准(试行)》印发后,截至目前,全国已有10余所高等学校、20余所职业院校、24所技工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,为家政服务职业化建设提供了人才支撑。各地不断加大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力度,仅北京全年培训就达6.4万人次、内蒙古全年培训12万人次。各级工会、妇联组织发挥自身优势,利用自身资源,积极开展家政服务相关专业的培训。